来自 正彩彩票官网 2018-08-15 18:05 的文章

作作和吉祥能打听到的事情难道第五凌若办不到

“哈?”
 
    “我用两副金镯子,一副碧玉镯子,一副猫儿眼的耳环换,可以吗?”
 
    “……谢谢凌若姐姐。”
 
    其实,藏账簿于第五凌若之手,剩下的事第五凌若就可以一手包办。作作和吉祥能打听到的事情,难道第五凌若办不到?只不过生死与共,是最容易建立交情的时候,李鱼只是顺便利用了这件事,努力打造他的和谐家庭罢了。
 
    李鱼能搂草打兔子,玩个一举两得。难道比他更聪明的第五凌若不会?
 
    陈飞扬此时犹未到,狗头儿尚不知在何方,天真烂漫的深深姑娘已经把杨家大院儿一众女子的祖宗八辈儿都抖搂了出来,第五凌若已然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矣!
 
 第456章 贾师与伙夫
 
    “我说陈婆子,你这肉脯儿……”
 
    “哎哟,陈贾师呀,老婆子做买卖,可是一向公道。你瞧咱这秤,绝不缺斤少量,来,你秤秤,你秤秤……”
 
    “我秤什么秤呀。”
 
    陈飞扬不耐烦地推开陈婆子递来的秤,提高了嗓门儿:“你这肉脯变质了,知道吗?东西都坏了,怎么好把这长的毛晒干了就又拿出来卖呢,你闻闻,这都馊了。”
 
    陈婆子狡黠地道:“陈贾师,这别是他们买了回去放着不吃给放坏的吧,这要赖在老婆子头上,老婆子可不答应。”
 
    “哈?买回去放坏的?人家上午才买走好吗,这么屁大的功夫就放坏了?”
 
    “陈贾师,他们自己长了眼睛,也不缺鼻子,不会看、不会闻呐?这东西都拿走了,谁知道是不是在我家买的。”
 
    “你别跟我狡辩,律法有定,用器不中度,布帛精粗不中路,五谷不时、果实未熟、均不得市场卖售。买回的东西,三天内发现问题的,均可退货。你若不退,本贾师不但要令你强退,还得笞你四十鞭子,你偌大的年纪,吃得消吗?”
 
    “你说是我老婆子的东西不好?证据呢?陈贾师,你别是瞧人家小娘子长得俊俏,就存心讨好,想给人家的娃儿做个干爹?”
 
    那小妇人抱着孩子站在旁边,被她这么一说,登时脸庞通红。
 
    这小妇人也是老实,所以给孩子买了袋肉脯,回头发现问题回来理论,结果叫这刁婆子给噎得无言以对,只好请贾师出面了。
 
    陈飞扬那是什么人物?别看如今披了贾师的袍子,当初就是一泼皮,哪在乎这老婆子的牙尖嘴利。陈飞扬冷笑一声,道:“你这老不死的,偌大年纪了,也不知道给自己积点儿德,你看人家这孩子,才三岁,这得亏人家母亲发现的早,要真叫孩子吃坏了肚子,八十大板,活活打死你个老忘八!”
 
    陈飞扬把袖子撸了撸,冲后边一拨子泼皮伴当一招手,喝道:“来啊,给我搜!她那柜子底下,秤盘子下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给我搜仔细了,有缺斤少两的东西、有违禁贩卖的东西、有变质腐烂的,全都给我拎出来。”
 
    众人轰喏一声,一拥而上,陈飞扬狞笑着瞪着陈婆子:“别看你跟老子是本家,惹急了老子,就没你的好果子吃。但凡叫我发现你有一点岔处,就算你挨得过八十大板,这西市你都别想呆了。”
 
    陈婆子一听就慌了:“哎哟,陈贾师,你这是发的什么火气?得嘞得嘞,我退钱,我免费给小娘子一包新鲜肉脯儿,我……”
 
    “晚了!”
 
    陈飞扬瞪着眼睛:“给小孩子吃的东西,你都敢昧着良心。你连我这泼皮汉子都不如,真亏你怎么活到这么大岁数的,你这良心都叫狗吃啦?你有儿有女没有?有,更昧良心!没有,就是老天罚你。我陈大爷……”
 
    陈飞扬正大声嚷嚷着,人群中一声喊:“飞扬兄,飞扬兄……”
 
    陈飞扬扭头一看,是第五凌若府上家丁,脚底下一个垫步,哧溜一下就滑了过去,点头哈腰,跟只乞食吃的赖皮狗儿似的:“哎呀呀,是方老弟,你怎么来啦,有何……”
 
 
    ……
 
    陈飞扬跟着方姓家仆匆匆到了第五府,进去见第五凌若。
 
    陈飞扬是李鱼留在西市的人,平时颇得第五凌若照顾,从她那儿也没少拿赏钱,毕恭毕敬的很。
 
    深深姑娘其实他也认识,两下里一见面,第五凌若便把情况交代下来。
 
    其实这自救计划,真正的执行人,有力度的执行人,始终都是第五凌若。
 
    李鱼一方面要考虑东西放在自己家里,怕被有心人窃取或搜走,另一方面也担心持去作证的时候,被人半路劫走。有第五凌若操持,那就放心的多了。之所以还要家里人走这一遭,完全是为了让双方对彼此的存在有一个愉快的认识过程。
 
    陈飞扬听了第五凌若吩咐,连忙答应下来,第五凌若便返身去,从财库中取出那本簿册,又叫人取来一个火盆,撕去封皮、目录两张,就着火盆烧了,又将账簿一角贴着火盆儿烤糊了,这才交给陈飞扬。
 
    陈飞扬贴身藏好,这时厅外已有六个便装的武士,腰间鼓囊囊的站在那里。
 
    第五凌若点点头,陈飞扬便把头一扬,如高渐离易水行船一般,漫步而去。
 
    眼看着那六条大汉护着陈飞扬离去,第五凌若长长地吁了口气,对深深姑娘道:“你放心回去吧,告诉老夫人和作作、吉祥两位姑娘,就说,李鱼一定平安无恙,叫她们宽心。”
 
    ……
 
    陈飞扬这厢离开,却是直奔灵台。虽说监造和监护被一窝儿抓了,包工头也入狱了,可这灵台建造并未停止。那些工匠们由袁天罡、李淳风和杨思齐指挥着,依旧干得有声有色。
 
    陈飞扬到了灵台,绕过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就到了侧跨院儿里一排挖了地坑的大灶旁。这儿有十几个厨子,负责就地煮大锅饭,供应这些工匠们饮食的。狗头儿,就是一个负责劈柴烧火的小帮工。
 
    狗头儿,已经来了长安。
 
    李鱼没有忘记对他的承诺,这厢稳定了之后,就叫陈飞扬传信回利州,接他过来。
 
    狗头儿在利州混的很不好,他个没脑子的泼皮,从小与李鱼、陈飞扬厮混长大。最早的时候,是李鱼负责打,陈飞扬负责动脑子,他负责摇旗呐喊,后来李鱼去了趟长安,再回来后摇身一变成了小神仙,动脑子的事儿就由他揽过来了。
 
    陈飞扬则和狗头儿一样,成了小跟班,但若论头脑,还是陈飞扬有些。等李鱼和陈飞扬相继离开,狗头儿失去两个伙伴,在利州处境就非常凄惨了,饥一顿饱一顿的,胡乱混日子。